泽尻英龙华涉毒背后,是日本大河剧的日益凋敝

原标题:泽尻英龙华涉毒背后,是日本大河剧的日益凋敝

因为涉毒被捕的泽尻英龙华正式失去了明年大河剧《麒麟来了》女主角的位置,而接替她的则是今年迅速蹿红的川口春奈。

泽尻英龙华。

川口春奈。

大河剧作为NHK电视台每年最重要的一部电视剧,一直以其精良的制作、强大的演员阵容、细致到位的考据和贯穿全年的播放而成为NHK电视台的王牌电视剧系列,也是不以电视剧见长的NHK电视台最重要的收视来源之一,平均收视率一直都在15%以上,这在竞争激烈的日本电视剧市场已经是非常好的成绩了。而且因为其制作精良考据到位,也是全球历史剧制作上的一个标杆。

然而作为一个从1963年开始制作的系列剧,发展到现在总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最典型的就是收视率问题。以今年尚未完结的大河剧《韦驮天:东京奥运的故事》为例,开播16%最低3%,收视率是一路走低,眼看就要打破《花燃》和《平清盛》保持的最低纪录了。而且自2008年的《笃姬》以来,大河剧的收视率也是快速下降,过去收视率从没有低于15%的时候,NHK的制作人拍着胸脯和各大经纪公司说“大河剧”这三个字就是收视率的保证,让各家旗下的一线演员放心来演。

《韦驮天:东京奥运的故事》剧照。

然而现在每年平均11%、12%收视率的大河剧已经成了常态,这背后不仅是审美疲劳的问题,NHK的制作水平逐年下滑也是不争的事实,社交媒体上到处都是对大河剧的批评,而这块金字招牌眼看就要保不住了。

所以明年的《麒麟来了》被NHK给予厚望,因为这部剧是目前58部大河剧里,第一次以明智光秀为主角的电视剧。了解日本影视剧还有文学市场的朋友应该都知道,日本战国题材一直以来都是日本观众最喜欢的题材,类似于国内的三国题材。然而明智光秀作为日本战国历史上最知名的人物之一却从没改编过大河剧,究其原因在于虽然明智光秀这个题材的关注度极高,但是因为他是日本历史上有名的大叛臣,其主导的本能寺之变又是日本历史上最大的武装政变,题材过于敏感,如何将所有日本人都认为是反派的人作为主角来塑造,难度实在太高了。

然而2020年的大河剧最终还是确定为《麒麟来了》,这样一个改编难度极其巨大,直接挑战日本人最基本的历史常识的压箱底题材都被翻了出来,可见大河剧这个系列真的有点山穷水尽的意味了。

然而祸不单行,距离开播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却爆出主演之一的泽尻英龙华涉毒,延期已不可避免,又为全剧的前景罩上了一层阴影。

《笃姬》剧照。

日本演艺圈是一个论资排辈非常严重的地方,日本企业里的年功序列制基本上被照搬了进来,这就使得年轻的偶像派演员即便是蹿红之后在圈内的地位还是很有限。而大河剧则成了一个为年轻演员镀金的良好平台。稳定收视率及收视群体、NHK的强大背书、能够与众多资深演员合作给了许多偶像派演员顺利转型的机会,这也是许多当红演员愿意用一整年时间来投入到大河剧演出的重要原因。

由于大河剧的播出和拍摄要贯穿一整年,这就导致参演的主要演员一年的时间都是围着大河剧转,其他电视剧基本不会参与,电影也没有办法主演,能拍个广告和舞台剧已经是从牙缝里抠出来的时间了,不仅影响收入,一旦这部大河剧收视率太低,那么这位演员一整年的努力基本等于白费。2015年的井上真央、2017年的柴崎幸、2019年的中村勘九郎都已经吃过亏了。

而从明年的《麒麟来了》的选角里也能看出来大河剧确实是不受演员们的青睐了。除了男主长谷川博己仍属于一线演员外,女主门胁麦出道8年主演过的电视剧或是电影屈指可数,一直被宣传为备受期待的实力派,然而至今不温不火。另一个主要演员泽尻英龙华长期以来在民众里的口碑就很差,属于曾经有劣迹的艺人,今年刚刚有所好转就被爆出涉毒。而替代她的川口春奈是个标准的模特转演员的偶像派艺人,人气在同龄艺人里并不是很高,至今也没有什么特别能拿得出手的代表作。

《女城主直虎》海报,图为主角柴崎幸。

这样的阵容哪怕和今年的《韦驮天》比都非常寒酸了,坐拥中村勘九郎、绫濑遥、阿部隆史、生田斗真,编剧宫藤官九郎这样阵容的《韦驮天》都扑街了,拥有柴崎幸、三浦春马、高桥一生、菅田将晖这样当红阵容的《女城主直虎》也只比《韦驮天》好一点,大量启用新人的《麒麟来了》真的完全看不到未来。

对于大河剧来说,时代或许真的变了。在日本这样一个周播剧为主的市场里,大河剧这样一周一集连续播一年的剧确实属于异类。过去尚能靠题材、制作、演员取胜,现在则完全不知道要如何来改变。随着日剧的节奏越来越快,剧情越来越紧凑,当观众们再回头看一播一整年的大河剧时,他们或许连之前的剧情都已经记不起来了。而失去了观众的大河剧,又能拿什么来吸引演员用一整年的时间陪你来浪费呢?

□袁蕾(剧评人)

新京报编辑 吴龙珍 校对 危卓